■核心提示
   2014年,烏克蘭再度成為國內各種政治力量的角力場和大國勢力對峙的前沿陣地。俄羅斯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大國圍繞“地緣政治支軸”展開鬥法,關係跌至冰點。
   自去年11月爆發以來,烏克蘭危機快速發展演變,從政治動蕩到政權更迭,從國家分裂到內戰爆發,這也導致俄羅斯與西方國家形成針鋒相對的衝突和對抗。
   克裡米亞“脫烏” 俄西關係趨冷至寒
   2014年3月,克裡米亞“脫烏入俄”,成為新時期俄西關係的一個重要轉折點。俄西分歧進一步拉大,形成對峙與僵持局面。
   西方認為烏克蘭危機改變了冷戰結束以來的歐洲安全基礎,指責俄羅斯“踐踏了歐洲安全框架的基本原則”;俄羅斯人卻認為自己“無路可退”,他們不過是“彈簧被壓到底後的猛烈反彈”。
   俄西關係趨冷至寒。西方先將俄羅斯逐出八國集團,再聯手發動一波又一波經濟製裁,並試圖全方位孤立俄羅斯……
   在最新的國情咨文中,普京指責西方企圖以“新鐵幕”來圍堵俄羅斯。
   如果說用“鐵幕”來形容俄西關係可能言過其實,那麼“新冷戰”“迷你冷戰”恐怕並不為過。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俄西關係跌至冰點,有著深刻的歷史背景。
   冷戰結束後,俄羅斯一度想融入西方體系。執政初期,普京曾把“希望俄羅斯成為歐洲的一部分”掛在嘴邊。
   事實上,西方一直把俄羅斯當作對手,甚至是“假想敵”,不斷突破“君子協定”,一步一步推進北約東擴。
   北約東擴改變了歐洲地緣政治和戰略安全格局,不僅顛覆了俄羅斯在中東歐地區的傳統影響力,還對俄羅斯的核心戰略利益構成威脅。
   蘇聯解體初期,俄羅斯國力衰弱,無力抵抗,只能通過妥協與合作來延緩北約東擴的進程。但普京划下一條地理界線:烏克蘭和格魯吉亞這兩個原蘇聯加盟共和國不能加入北約。
   然而,西方並未收手,繼續通過“顏色革命”向格魯吉亞、烏克蘭等國滲透、侵蝕。
   烏克蘭政權更迭迫使普京對西方進逼採取強硬反擊。他的目標十分明確:捍衛俄羅斯的核心利益,保住俄羅斯的最後一道外圍防線,阻止北約陳兵俄羅斯邊境。
   安全架構被顛覆歐洲武力對抗俄羅斯
   克裡米亞“脫烏入俄”顛覆了二戰後形成的歐洲安全架構,讓歐洲國家自冷戰後第一次真實而具體地感受到來自俄羅斯的軍事威脅。
   面對烏克蘭危機,歐洲明顯缺乏與俄羅斯對抗的實力,美國得以“重返歐洲”,推動武力對抗俄羅斯,把歐洲推向軍事對峙的前沿。
   經濟上,西方國家也咄咄緊逼,採取了數輪製裁,試圖迫使俄羅斯在烏克蘭問題上讓步。
   不過,俄羅斯不甘示弱。作為反制,俄羅斯宣佈禁止或限制從相關國家進口農產品和食品。俄總統普京12月初出訪土耳其時更打出“能源王牌”,宣佈暫停“南溪”項目,改變對歐供氣的工作模式。
   “俄羅斯不僅會存活下來,而且還會以更強大的形象出現。”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說。
   然而,俄西鬥法沒有贏家,只有“共傷”。
   在美歐製裁和油價走低等因素作用下,俄羅斯經濟處境困難。然而,歐美製裁併沒有達到迫使俄羅斯屈服的目標,反而傷及自身,給複蘇脆弱的歐洲經濟再添一抹愁雲。同時,危機也重創烏克蘭經濟。歐盟當初承諾的種種經濟援助要麼成為“鏡中花”,要麼杯水車薪,遠難填滿烏克蘭巨大的財政黑洞。
   事實上,圍繞經濟製裁,歐盟國家態度尷尬:不能不製裁,又不想過度製裁。美國的對抗政策激怒了俄羅斯,激化了俄西對峙,而夾在美俄之間的歐洲則進退維谷。
   歐洲反對俄羅斯的所作所為,但依然寄希望於俄羅斯參與烏克蘭危機的政治解決。歐洲希望撲滅烏克蘭戰火,而不是與俄羅斯為敵。
   雙方博弈有轉機莫斯科“永遠準備對話”
   從現實來看,俄羅斯與西方之間尚未落下密不透風的鐵幕。展望來年,雙方關係在博弈中仍有一絲轉機,存在緩和的可能。
   從烏克蘭危機爆發之日起,無論雙方如何劍拔弩張,西方一再排除直接軍事衝突的可能性。拉夫羅夫則強調,世界出現目前這種“負面趨勢”不是俄羅斯的選擇,莫斯科“永遠準備對話”。
   時至年末,歐洲陣營開始顯現鬆動跡象。法國總統奧朗德先是突訪莫斯科,後又在歐盟冬季峰會閉幕後表示,歐盟將對有條件減輕製裁俄羅斯敞開大門。
   從地緣政治角度看,俄羅斯是歐盟無法迴避的鄰居,雙方利益盤根錯節。歐洲國家並不希望與俄羅斯進行長期對抗,更不想直接與俄羅斯發生直接軍事衝突。
   在重大國際問題上,西方國家仍然需要與俄羅斯合作。俄羅斯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無論是打擊極端武裝“伊斯蘭國”,還是解決敘利亞問題、伊朗核問題和氣候變化等諸多國際難題,都繞不開俄羅斯,更不用提烏克蘭東部的穩定問題。在這一點上,歐洲主流輿論普遍認同。
   世界需要秩序與穩定,不歡迎“新冷戰”。世界主要趨勢仍是和平與發展,而不是對抗與衝突。
   從長遠來看,平衡各方利益、摒棄零和思維、達成和解妥協才是唯一齣路。遙望滿目瘡痍、戰火未盡的烏克蘭,橫顧在製裁和反製裁中各有敗績的利益攸關方,國際社會應當意識到,誰都不可能成為“新冷戰”的贏家。(據新華社北京12月25日電)
   相關新聞
   俄國防部:
   北約把烏推向反俄前沿
   據新華社莫斯科12月24日電俄羅斯國防部副部長安東諾夫24日說,烏克蘭放棄不結盟地位只會加劇烏克蘭危機。
   安東諾夫當天說,北約將烏克蘭推向反對俄羅斯的前沿陣地。“如果烏克蘭加入北約,將導致俄羅斯與北約全面斷絕關係,而恢復這一關係是不可能的”。
   安東諾夫說,俄方對北約在俄邊境地區的軍事集結深感不安。北約在這一地區部署的坦克數量及以愛沙尼亞為基地進行的空軍活動大幅增加。與去年相比,今年北約在俄邊境地區的戰略飛行次數增長兩倍以上,而在波羅的海和巴倫支海水域的偵察飛行頻率增長近一倍。
   安東諾夫說,在北約單方主導下,2014年俄羅斯與北約軍事合作基本處於凍結狀態。北約期望此舉達到製裁效果,從而強迫俄羅斯屈服。但俄方對此習以為常,並做好準備捍衛自己的利益。
   安東諾夫說,歐洲內部缺乏軍事交流只會導致相互不瞭解、不信任,彼此之間產生懷疑。他強調,軍事領域合作只能建立在互利平等的基礎上,以互信為前提才能得到發展。
   烏克蘭議會23日表決通過總統波羅申科18日提交的關於烏克蘭放棄不結盟地位的法案,決定深化與北約的合作。俄外長拉夫羅夫同日表示,這一法案只能激化衝突,解決烏國家危機的途徑是與東部地區進行對話。
   烏停止向克裡米亞供電
   據新華社莫斯科12月24日電俄羅斯能源部24日發佈公告說,由於烏克蘭單方面中斷向克裡米亞地區供電,當地有70萬居民生活受到影響。
   該公告顯示,截至當地時間20時,有70萬居民處於斷電狀態。但是,克裡米亞地區基本生活保障設施和具有重大社會影響的設施供電沒有受到影響。
   公告還顯示,俄羅斯能源部高度關註克裡米亞地區的斷電情況,已就克裡米亞地區的電力供應安全問題召開專門會議,俄能源部將與克裡米亞地區相關機構協調解決該地區的電力供應問題。
   據克裡米亞共和國電力部長耶戈洛夫介紹,目前克裡米亞當地發電廠只能提供一半的電力供應,剩餘一半需從烏克蘭獲得。
   烏克蘭方面當天早些時候單方面完全中止向克裡米亞地區供電,之後又對克裡米亞部分地區恢復了電力供應。
   普京第11次當選俄年度政治人物
   據新華社莫斯科12月24日電俄羅斯全俄社會輿論研究中心主任阿布拉莫夫24日宣佈,調查顯示,俄總統普京今年再次當選俄年度政治人物,這已是他連續第11次當選。
   該中心日前選取俄46個聯邦主體的1600人進行調查。結果顯示,有44%的受訪者支持普京當選俄年度政治人物;排在第二位的是俄外交部長拉夫羅夫,支持率為8%;第三位是總理梅德韋傑夫,支持率為5%。
   俄羅斯獨立民調機構列瓦達中心在12月19日至22日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有85%的俄羅斯人對普京實行的政策表示支持,63%的俄羅斯人對梅德韋傑夫的工作表示滿意。  (原標題:俄西鬥法 難言贏家)
創作者介紹

depp

rghspraw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